第二百五十二章 撤军(1/3)

作品:《天下野望录

薛定锷眼见这剑芒如同疾风扑面,不由一时骇然。

对方为了袭击他,竟然出动了两名真尊级别的高手。

天子峰麾下当然还有真尊高手,但那些人均是重臣或是豪族头领,不可能屈身作为薛定锷的卫士,当然也不可能与他在同一条船上。

这剑华来势凌厉,令薛定锷不得不错身退避。

但森可成已经缓过神来,长枪激荡,连连刺死三名甲士,向着薛定锷猛攻而来。

一旦甲士阵失去了对森可成的牵制,他的蓝色长枪摆荡如风,刺破厚甲如同破碎豆腐一般轻易,一阵阵碎纸般的脆响,鲜血便从厚重的铁甲缝隙当中喷涌而出!

两大真尊高手夹击,令薛定锷心中震骇。

森可成身为薛衣人护卫中的第一高手,骁勇无匹,枪罡一往无前,带着粉碎一切的杀意。而云海岚的先天云气剑诀飘渺迷蒙,却无往不至,形成无形的场域,牵制着薛定锷的动作。

他本来信心满满,以为这一战必定能全歼出战的神堂精锐,取下吴锋的首级。

没想到却在江面之上,被吴锋打得如此灰头土脸,如今更是有性命之危。

正在这时,薛定锷眼角余光瞥见自己的亲信林山。

这个贪生怕死的家伙,在几名神堂征天武士的攻袭下,从船舷纵下,噗通一声跳进了水里。

这个该死的奴才——薛定锷心中无声地骂着。

他心头却是一阵灵光电闪。

他的身后,是一名鸡皮鹤首的青衣老者,身躯高颀,手脚瘦削。

此人名为刘万山,是天子峰当中的名宿,虽然只有征天一重天修为,却威望甚高。

“刘长老,你已经九十余岁,所剩阳寿不多,不若为本门主抵上一抵,我今后会照顾你的子孙!”

薛定锷眼神狰狞,以蛇嘶般的声调道。

刘万山一时骇然,却已被薛定锷制住,一把举起,向着云海岚和森可成投掷而去。

蝼蚁尚且惜生,刘万山纵然阳寿将尽,却越发贪图人世余欢,哪里甘心给薛定锷做挡箭牌?

然而被薛定锷以强力投掷出去,刘万山没有选择,只能死命相搏。

他手脚摆荡,如同一只被虚提在空中的王八一般,全身经络搏命般激发出真气,向云海岚和森可成抵挡而去。

但两大真尊高手的夹攻岂是寻常?那淡淡的青色真气,在扑来的枪劲和剑光下须臾斩灭无形。

“可恨啊,老夫不……”

没等刘万山来得及喊出这一个“甘”字,两大高手的夹攻,便将刘万山全身搅成粉碎,血花肉酱和骨片纷纷扬扬地炸散开来。

这天子峰的一代耆老,怀着对薛定锷的无尽怨气,魂归杳冥。可以肯定,如果能再选择一次,他绝不会选择站在谋叛的儿子一方!

薛定锷却已借机突出追袭,纵身跳入水中。

而舍身为主的甲士们则大吼着,向着云海岚和森可成抵挡而去。

纵然在真尊高手的攻杀面前不堪一击,也要为主公争取逃离的时间。

忠义实在是一种很神奇的东西,乱世中的人们凭借忠义而获取名位与权力,却也须得赌上自己的性命。于是到了舍身的时候,下层的将士们往往只记得忠义,而忘了他们忠义是为了什么。

鲜血不断自一个个厚重的铁罐头中喷薄而出,森可成的长枪与云海岚的飞剑,将甲板上收割成一片血河。

甲士们倒下,阳光照耀着他们的尸体,金光混合着血光。

透过甲片,看不到他们的面容,只能看见一对对年轻的双眼。

在生命逝去的一刻,这些眼睛当中终究流露出不甘和不舍,于是死不瞑目。

云海岚羽袖轻扬,发出幽幽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天下野望录 最新章节第二百五十二章 撤军,网址:http://www.yaoyun.org/30/30944/2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