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五十一章 主舰(1/2)

作品:《天下野望录

一片混乱之中,天子峰的船队向着西岸回撤。

如今向西南,返航倒是自然而然的事情,然则淅川两岸并非每一处都适宜泊船,岸边多有礁石峭壁,船只如果撞上,不是漏水沉底,便是直接粉身碎骨。

已经损毁的船只,如果已开始沉没,那么在这惊涛骇浪中也无法挽救,只能让士兵们卸下盔甲抛弃兵器,跳水逃生。如果只是损毁桅杆,也未必能保全,被狂自然地刮回去,难免毁损在礁石峭壁之中。

宽广的河面,成为天子峰士卒的巨大坟场,不过转瞬之间,薛定锷损失的兵力就已超过与父亲对抗时损兵的数量,这个数字还在继续增加。

他正愤恨得咬牙切齿,却见一队飞剑修士,已经凭空而至,向着他的座舰猛扑而来。

混乱之中,天子峰众船各自逃生,竟忽视了对主舰的保护。

而岸上的神堂弓兵和铁炮手也有意地向薛定锷的主舰集火,发动着如同连天密雨般的打击。

虽然主舰坚固无比,船舷上都包有厚达数寸的钢板,箭射不入,枪打不进,但甲板上的士卒却难免伤亡惨重。

“可恨……”薛定锷眼中喷火,一声令下,甲板上的弓手们转向仰射,箭矢似升龙呼啸而起,贯入∫▼∫▼∫▼∫▼,↘.∞.±空中的飞剑队阵中。

修真者凭空飞行之时,防护减弱,当下便有两人中箭,发出凄厉的惨叫,坠入水中。剩下的飞剑客却是如同群星分散开来,凭借高速移动闪避着肆虐的箭雨。

天子峰弓手遭到神堂远程火力的压制,人人惊惧、阵型不整,杀伤力不由大大下降。而神堂一方的飞剑客却一个个泯不畏死,以曲折的轨迹滑行着,向薛定锷的主舰快速逼近。

薛定锷目光瞥见当中蓝盔蓝甲,如同插翅猛虎一般向着他扑来的森可成,不由气不打一处来,怒斥道:“叛逆贼子,有何颜面来见我?”

森可成大笑起来:“弑父鼠辈,你也敢放如此大言?”

他的忠诚只是对薛衣人而已,无娄定锷是不是薛衣人的儿子,面对这杀害薛衣人的凶手,森可成没有丝毫怵意。

只有胸中如同烈火燃烧的杀意,要将眼前之人撕成粉碎!

薛定锷越发忿怒切齿。

但森可成的修为在真尊境界,并非他可敌。如果单打独斗,只会自取灭亡。

只见薛定锷一招手,一队精锐甲士便聚拢起来,将他团团围在当中。

这一小队虽然只有十余人,但每个人都有镇野境界,是他精心挑选的亲卫,擅协作攻防。加上他本人,面对森可成当一无所惧。

甲士们均是左手持大剑,右手持钢盾,身穿铁罐头一样的厚甲,看起来不像中原的配备,倒更似西洋的剑客。

这是一名西极教头为薛定锷训练出的甲士团,看似笨重,却对于抵御刺杀有奇效。

薛定锷在战场上刚勇不下其父,但毕竟年龄尚轻,修为不足,面对森可成这样的骁将,当然需要有保护自己的手段。

森可成冷笑一声,点钢枪一荡,只觉阵道之力厚重如山,这些粗笨的铁罐头,当真有强化阵力之效。

但真尊高手何等骁勇,只听森可成喝地一声,提气吼,一名甲士的大盾便被他顶着阵势之力,一枪刺成粉碎,余威直贯而下,便要将此人一枪挑起!

就在此时,那人却是以鬼魅般的速度后退,避开森可成这一枪,轰地撞在另一名甲士身上,声响震天,却又毫发无损地快速分开,重又挺剑向森可成攻来。

森可成微一沉吟,探出真气感知,便恍然大悟。

这些铁罐头一样的甲士,身上的盔甲暗含元磁之力,可以凭借真气开启,结阵运作。

方才他那一枪,那名甲士本来避无可避,队友立刻开启磁力,将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天下野望录 最新章节二百五十一章 主舰,网址:http://www.yaoyun.org/30/30944/2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