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7章 重在心愿

作品:《我的巨星败家女友

    “姜导老婆好怪啊,刚才把我看得都发毛了。”

    在外面等着顾洲和陆清薇的是徐可。

    上了车,挥别徐丽珍,车子发动后,陆清薇向顾洲轻声吐槽。

    她平时走在外面,回头率一直很高,但是这么被盯着看……

    其实也不少。

    就是她跟徐丽珍挺陌生的,徐丽珍的过度关注,让她有那么些不自在。

    “没事,她只是看你太漂亮了。”顾洲笑道。

    “是吗?”

    “对啊。”

    “有多漂亮?”陆清薇扑闪着眼睛,看着顾洲笑问。

    “那你得问她啊。”

    “我就想问你。”陆清薇笑脸盈盈,一脸“蛮不讲理”的表情。

    顾洲支嘴一笑:“倒也没多漂亮。”

    “你说什么?”一听顾洲这话,陆清薇立即瞪圆了眼珠。

    “我说”,顾洲抓过清薇的双手,免得她动粗,“你也没多漂亮,也就是让我神魂颠倒的那种美貌程度吧。”

    “算你识相。”陆清薇微笑噘嘴,依偎到顾洲的肩膀上。

    前方驾驶座,徐可默默地将车内的后视镜,扭到了一边。

    她感觉自己快得糖尿病了。

    二十多分钟后,一行人回到了酒店。

    帮满身酒气的顾洲洗了澡,上了床,陆清薇思绪联翩。

    同样的城市,不同的心态。

    回想起上次,她来燕京时,是拍摄《理想的生活》的时候。

    一转眼,已是从年初,到了年尾。

    那时的她,断然不会想到,一年不到后的今天,跟当时比起来,竟然会有这般天翻地覆的变化。

    一切,恍然如梦。

    而顾洲,正是这一切梦幻的编织者。

    她转过身,面对顾洲。

    喝了酒的顾洲,一上床,就睡着了。

    哼,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好好的美娇娘在旁边,居然倒头就能睡得那么香。

    陆清薇侧着身子,静静地看着顾洲,嘴角微微扬起。

    不一会,她轻微的鼻息,轻轻地落在了顾洲的胳膊上。

    她安然入眠。

    隔天一早醒来,顾洲整个胳膊都麻了,动弹不得。

    睁眼一看,发现是因为被清薇枕着,才会那么又麻又无力,顾洲没有动。

    清薇怀孕后,越来越嗜睡,他不忍打搅。

    还好,他醒后没一会,清薇也醒了。

    一睁眼,看到顾洲眼珠子明亮地看着她,陆清薇还以为顾洲是跟她昨晚上一样,正在享受注视心爱之人的柔情蜜意。

    她在顾洲臂弯里,动了动,笑问顾洲:“你看我干嘛?”

    顾洲笑着用另一只手轻轻地揪起她的鼻子:“我在看你什么时候醒来,你压得我胳膊都麻了。”

    “啊”,陆清薇急忙抬起头,“那你干嘛不叫醒我。”

    “你睡得太香,跟小猪一样哼哧哼哧的”,顾洲扯起睡衣领口,嗅了嗅,随后面露“嫌弃”地笑看向清薇,“有股口水味。”

    陆清薇噘嘴:“怎么滴了,像我这种人间至美,就算是口水,也是香甜的味道,你就知足吧。”

    “嗯,十分的香甜,有如自由的米利坚。”顾洲笑着坐起身,揶揄。

    跟清薇一起洗漱完,顾洲带着清薇去了之前拍摄《理想的生活》的小山村。

    清薇一直说要来还个愿,赶巧趁这个机会把愿还了。

    阳历12月初,清晨的空气稍显清冷。

    “……”,跟顾洲一起呼吸了半天的冷空气,来到之前许愿的小瀑布前,陆清薇心里头闪过无数个省略号。

    当时,她许愿的时候,小瀑布冰冻着,在阳光下闪耀着布灵布灵的光泽,还挺美的。

    然而,这会……

    涓涓的细流,沿着崎岖的岩石,缓缓流淌。

    水流很清澈,就是……

    整条山涧里落满了干枯的松枝落叶,显得凌乱杂沓,毫无美感可言。

    “你还要还愿么?”顾洲笑看向一脸崩溃状的清薇。

    “还啊。”陆清薇撇了撇嘴,双手合十拍了拍,闭上眼。

    还愿还愿,重在心愿。

    虽然当下的小瀑布不比之前,但并不影响,她希望宝宝健健康康,家庭和和美美,家人平平安安的美好愿望。

    毕竟,满天神佛也都是虚构的,祂们不存在世上,也不食人间烟火。

    不如,就向这存于世间的天地云岚,山川河流还愿。

    感谢世间赐予她的一切美好。

    看清薇面色虔诚,顾洲也傻傻地跟着她闭上眼,还了个愿。

    难得糊涂,也难得纯真。

    从小山村回来,顾洲去见了赵筝。

    春晚这边还在举行“我要上春晚”的选拔,节目没有完全确定。

    鉴于赵筝现在人气不错,顾洲想跟焦勇走个后门,让赵筝也上春晚。

    “带我上春晚?”

    来之前,由于存在不确定性,顾洲并没跟赵筝提起过,想让她上春晚这事。

    一听顾洲提起说要带她去见春晚总导演,看看有没有法子让她在春晚上露一脸,赵筝又惊又喜。

    春晚啊,全国收视率最高的节目!

    观众数以亿计!

    她做梦都想上春晚,没想到居然能梦想成真!

    果然,跟着老板有肉吃。

    她真是惊喜得就想给顾洲一个大大地拥抱。

    就怕……

    老板娘会在她身后目露凶光,磨刀霍霍。

    “没个准的事,就带你去试试,跟导演见一见。”顾洲笑了笑。

    “好,那,那,那能等我下吗,我,我,我化个妆。”赵筝急急慌慌的。

    “行。”

    这一等……

    就是近半个小时。

    “我这样行吗?”就这,赵筝自个还觉得不满意,出了门,见着顾洲,就向顾洲问询意见。

    “行啦,随便点就好了,现在又不是上春晚,只是去见下导演。”顾洲觉得赵筝有些小题大做,连……礼裙都穿上了。

    鬼知道她的行李箱里,到底带了多少衣物过来。

    女人的行李箱,还真是犹如匪夷所思的折叠空间,天生比男人的要多装很多东西。

    这让他不禁想起了个笑话。

    “学妹,学长之所以帮你搬行李,只是想泡你,而不是……把命都搭进去,以后麻烦箱子里少装点东西好吗?”

    “哦。”赵筝双手拿着包包,心情十分局促。

    她可不是由于几次往来,已经跟焦勇已经混得颇熟的顾洲。

    她对传说中的春晚导演,充满了……

    期待,还有敬畏。

    一想到要见春晚导演,她的小心脏就扑通扑通地乱跳。

    就在顾洲喊了苦逼的徐可继续做司机之际,很意外,焦勇一个电话打了过来。

    “我们不用去了。”挂了电话,顾洲跟赵筝道。

    “怎么了,是导演有事,去不成了么?”

    一听顾洲说不用去了,赵筝心里的喜悦之情,瞬间被郁闷取代。

    好事多磨啊,她心里好难受。

    “嗯,去不成了。”顾洲故意逗趣。

    “哦。”赵筝顿时失望。

    好事……

    果然多磨。

    忧伤啊,她抬头四十五度角望天。

    “导演说他要过来,正好省了我们的路程。”

    “导演要过来?”赵筝闻言,立即转悲为喜。

    “对。”

    “哦。”赵筝故作淡定。

    实则……

    心花怒放。

    还想锤顾洲两拳。

    调皮!

    弄得她心情起起伏伏的,太坏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aoyun.org/手机站:m.yaoyu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