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章 丑的深刻

作品:《有妖气客栈

    余生仨同时一惊。

    “你,你记起来了?”胡母远看着草儿。

    那可就尴尬了,现场诈骗被抓,胡母远不知道自己的老脸往那儿搁。

    富难也有点儿忐忑。

    唯有余生。

    他骗草儿又不是一次两次了,多骗一次还可以加深点儿感情呢。

    “嗯,有点儿印象。”

    草儿点头,“你们一说狗子,我的脑海里就浮现出一张特别丑的狗脸。”

    草儿觉得,丑的这么独特而巧夺天工,鬼斧神工的狗,与她的记忆里的脸应该是对号入座的。

    “呃。”

    余生他们三个同时为狗子默哀。

    他们也不得不佩服。

    草儿已经失忆了,居然还记得狗子,足见狗子丑的厉害。

    “行吧,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草儿摆下手,“这些钱,我迟早会还你们的。”

    “不是你们,是我。”余生说。

    “嗯?”草儿三人看他。

    “你借了我一百贯后,就把欠的钱还给他们了,现在你只欠我一百贯。”余生说。

    “啊?!”

    富难和胡母远想不到余生在这儿等着他们。

    “你,胡说…”

    “掌柜的,你好卑鄙!”

    俩人同时竖起中指鄙视余生。

    “草儿,我告诉你,刚才我们……”

    富难准备鱼死网破,向草儿说实话。

    “狗子可是让草儿丑的印象深刻呢。”余生在旁边悠悠地说。

    “你!”

    富难和胡母远总不能当面承认自己是狗子兄弟,只能再次竖中指鄙视余生。

    草儿这时候点头。

    “我觉着也是,一百贯借到了,当然要先还你俩的钱了。”

    她不忘皱下鼻子,鄙视富、胡二人,“你们居然还要利息!”

    “就是,咱们走,别理他。”余生说。

    他告诉草儿,那一百贯不用着急还,拖上百年、千年都可以。

    草儿一喜,还有这美事儿?

    “当然,你得住在客栈,为我们的人,还有来来往往的客人治病,诊金到时候分我一半就成。”

    “成。”草儿答应了。

    富难和胡母远跟在后面嘀咕。

    “我记着,草儿说过,她当初就是这么被忽悠到客栈的吧?”

    “可不,草儿也太不长记性了。”

    “废话,你要一个失忆的人长什么记性?”

    他们再次登上城墙。

    此时此刻,城墙上正热闹,许多人正在欢呼雀跃。

    这些被妖怪欺负惨了的百姓,在见到妖怪被打的落花流水后,激动地不能自已。

    “想不到吧,你们这些妖怪还有今天,打啊!狠狠地打他们这些狗娘养的!”

    “痛快,痛快!”

    “杀,杀了他们,哈哈,嗝…”

    一个年纪大些的百姓已经疯癫了。

    他在呼喊的时候,激动地红了脸,大喊大吼时,一口气没喘上来,直接憋在胸口。

    “呃,呃…”

    他含糊着,手指前方,慢慢地倒下去。

    周围的百姓这才发现,忙抱住他,惊呼起来。

    “让开。”

    草儿走过去,把这人放倒,查探他的鼻息,又查看瞳孔后,摇了摇头。

    余生摇头,“胸中有恶气不敢出,现在借他人之手痛快,反而把自己弄死了。”

    太窝囊了。

    余生环顾这些百姓,他们脸上大仇得报的表情,狰狞的让人可怕。

    余生又望向战场。

    此时,巨人们已如秋风扫落叶,席卷而过,留下一地妖怪尸体。

    余下的妖怪,早吓破了胆子,正四处逃窜,被巨人、仙人们追杀着。

    “用巨人来对付妖怪,是不是太不人道了?”余生感叹。

    这群从各城抽调而来的妖怪本就是乌合之众,客栈的护卫估计都打不过,更不用说这些巨人了。

    现在余生知道,当年的神圣之战,为什么巨人的加入会很快改变战局了。

    ……

    神农城围城之战,就这样迅速地结束了。

    但这场围城之战带来的影响,却迅速地在整个中原传播。

    然而,最先得到这个消息的,不是中原的妖怪,而是北荒王。

    北荒,幽都。

    北荒王正站在深渊前,望着深不见底的深渊。

    在他身边,有一台织布机,在不停地运作着。

    运作时,织布机翻出一阵阵闷吼,宛若困兽。

    在织布机临深渊一端,源源不断的雾气凝成线,从深渊中被抽出,在织布机上被织成一块块灰布。

    忽然,他的身边起了灰雾。

    灰雾渐渐地凝聚成一个身体,跪拜在北荒王脚下,“中原无常见过王上。”

    “说。”北荒王头也不回。

    无常平定一下思绪,努力让语气沉稳下来,“余,余生率巨人,突,突然出现在神农城。”

    砰!

    织布机上一根线断了,梭子登时停下来,整个深渊也安静下来。

    “你说什么?”北荒王回头看无常。

    “余生带人出现在中原中的神农城,一,一举击溃了围困神农城的乌合之众。”无常硬着头皮说。

    “神!农!城池!”

    北荒王咬牙切齿,“他怎么会出现在神农城?他不应该被拖在东荒吗?一群废物!”

    巫院与客栈之战还没结果呢,居然让他腾出了手谋略中原。

    北荒王愤怒的一甩袖子。

    登时,无常如遭重击,“轰”的一声散开了。

    “你…”

    北荒王还有吩咐,抬头却只看到一缕缕青烟,“又,又死了?”

    他皱着眉头,看了看自己的手。

    近些天来,他越来越控制不住自己了。

    “来人!”北荒王说。

    很快,一个人出现在远处,听候北荒王命令。

    “传信下去,告诉中原诸神,想活着就别靠近余生的有妖气客栈!”

    北荒王现在搜集到的信息越来越多,而所有的信息都指向一点:余生客栈碰不得,尤其是后厨。

    “还有,转告中原诸神,三个月后,本王将在卧佛城召开大会,共商大计!”

    “是。”手下离开了。

    北荒王回过神,看着深渊。

    “洛城圣人,想不到吧,你孙子凭借一个客栈,居然撬动了整个大荒。”他低声说。

    “子孙不孝,惹怒天帝了,老朽羞愧难当。”深渊中传出一个声音。

    “羞愧?不,你应该自豪才对。”北荒王说。

    “你应该自豪,你的孙子也是天帝一部分。”他说。

    “只要天帝所有灵魂合二为一,人类才能拥有绝对的和平,你说呢?”

    许久后,深渊中的人说:“是。”

    “很好。”北荒王轻笑,“听说你儿子在找你,去见见他吧。”</>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aoyun.org/手机站:m.yaoyu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