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4章 他的温柔(1/2)

作品:《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最快更新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最新章节!城西的街道,熙子言攥着双手,幽沉的眼瞳紧盯着少女的背影。 * 这日晚,大雨滂沱下了一夜,雷电交加,轻歌草草的吃了几口李富贵亲手做的饭菜后,便恹恹的回房休息。 房外响起敲门声。 “夜姑娘,琉璃丹和疗伤的丹药、药酒我都放在门口。”是徐旭东。 轻歌应了一声,徐旭东转身而走。 她坐在床上,低头看了眼脚踝处被少年二叔咬烂的伤口,熙子言年纪小,力气也不大,虎口上的伤并不深,何况服下姬月不知从哪鼓捣来的翠绿丹药后,身上的大多数伤都已经好,唯有砍刀割破的掌心和脚踝模糊的血肉。 轻歌无奈的摇了摇头,断臂男人咬的异常用力,牙齿像刀,鲜血沿着玉足往下流,她脸色惨白,却似察觉不到痛,眸色冷漠,眉间英气。 掌心的血和肉黏在一起,流脓—— 她准备套上软靴去房外拿药,眼前红光闪烁。 男子自华光流转中走出,宽大的红袍罩在身上,衣襟半敞,露出强而有力的胸膛和性感的锁骨,喉结深深,脖颈往上的曲线完美冷硬。 姬月半跪在轻歌跟前,修长的手伸出,不嫌脏的握住轻歌小巧的玉足。 鲜血染红了男子的手,他疼惜的看着上面的压印,手上浮现一簇紫红相间的火。 轻歌骄脚踝处的伤口在火中,慢慢愈合,连带着轻歌掌心里的伤都好了。 或红或紫的流火在两人之间跳动,屋外的大雨奋力的拍打着紧闭着的窗户,幽然的烛火被溜进来的冷风吹得摇曳,婆娑的黑影在房内晃荡。 轻歌的脚很白,也很小,小到姬月一手便能揽住。 他的手包裹着她的双足,头有些低垂,面色上覆着一层阴影,好看的眉头蹙了蹙,“脚怎么这么冷?” 轻歌怔愣许久,慌忙把脚抽出来,脚踝上的伤口虽然好了,可血还在,她怕弄脏他。 只是姬月握的用力,无论轻歌使出多大的劲儿,都拔不出脚。 “我帮你暖暖。”姬月道。 与此同时,他将衣袍打开,塞进了衣裳,冰凉的玉足贴着他滚烫的肌肤,竟是逐渐回温。 轻歌唇色干涸,望着这般温柔的姬月,有些发傻。 在此之前,她受到伤之后他总是会发怒,这一次,他没有生气。 待轻歌双足暖和后,姬月把她外袍脱去,塞进了被子中,片刻后自个儿也钻了进去,他突地凑近轻歌,两人近在咫尺,连彼此喷洒出的热气都感受得到。 轻歌眼眸眨了几下,呼吸没由来的急促,耳根微红,脑子里一片空白。 这是要羞羞了吗? 如果是姬月的话,她不介意,只是会不会来得太快了。 “想什么呢,真色。” 姬月在轻歌额上落下一吻,单手把轻歌按在了床上,阖上眼睛。 轻歌:“……”她想多了。 轻歌眼睛闭上之后,姬月的眸子却是陡然打开,他温柔的注视着躺在身旁的少女,眉开眼笑。 世间最幸运之事,莫过于床边有个她。 翌日清晨,轻歌醒来时,转头看见浑身通红的狐狸,不由一笑,眸中闪过一丝狡黠之色,却见她挑起一缕青丝,在小狐狸的鼻子上扫来扫去,小狐狸毛茸茸的脸抽搐了几下,终究打出了一个喷嚏。 他后知后觉的睁开眼,埋怨的看着轻歌。 轻歌大笑,立即低头,在其脑袋上啵了一下,小狐狸所有的哀怨都没了,小爪子捂着嘴笑得花枝乱颤,站都站不稳。 徐旭东来时,看见门前没有动的丹药药水愣了几下,那么重的伤—— 房门骤然打开,一阵风拂来。 徐旭东上下仔细端详着轻歌,发现昨日的伤都不见了。 “夜姑娘,你的信。” 徐旭东把刚接到的信笺递给轻歌,轻歌接过,凝眸望着,信笺烫金,右下角龙飞凤舞的“东陵”二字灌满了灵气。 她将信取出,白纸黑字洋洋洒洒写了几行。 东陵鳕说,四大帝国情势危急,西寻国王前晚中风死去,太子在外历练,得知消息后赶回京城,哪知在途中被人大卸八块。 信中还提到,南皇朝中的人,尤其针对七皇叔沐七,甚至被朝中重臣栽赃陷害,南皇皇帝龙颜震怒,剥掉了沐七的亲王爵位,进其流放出边境,沐盈盈连夜面圣,却被其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最新章节第424章 他的温柔,网址:http://www.yaoyun.org/56/56342/4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