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三章 天牢(1/4)

作品:《天下野望录

君士坦丁堡被围数月,外城失守,超过二十万的居民遭到敌人的劫掠、凌辱,许多人的妻女姐妹甚至被塞尔柱军队当作女奴贩卖,连赎回的机会都不可能有。

这样的屈辱,总该有人担起责任。

于是前宰相蓝晶在内的十名主犯,每天都戴着重重的镣铐,在君士坦丁堡宽阔的街道上游街示众,这些曾经高高在上的大贵族,现在变得如同地上的烂草。

就连君士坦丁十五世大意轻敌,未能防备斯库里偷渡海峡,也成了这些叛徒的责任,是他们出卖军事情报,并故意在拜占庭中枢进行破坏,才导致这样的结果。

市民们对于这些叛国者恨之入骨,纷纷用番茄、鸡蛋、烂菜叶向他们投掷,诟骂不休,连小孩子都知道往他们脸上吐口水。

在所有的主犯当中,最不甘心的自然是麒麟侯爵白礼费尔。

他老脸上一片狼藉,蓝色的长发早已污秽凌乱,犹自努力向群众们解释着,但没有人愿意听他的话。

“该死的叛徒”

“拿着纳税人的钱花天酒地,却出卖我们的国家,让人民遭受敌人铁蹄的凌辱践踏”

“人面兽心,就是说的这群人”

其实君士坦丁十五世或者任何一位重臣都清楚,如果帝国更加衰弱,那些来勤王的斯拉夫或者匈牙利诸侯们,怕是比起斯库里更愿意凌辱践踏君士坦丁堡。

但现在他们既然终于赶到了,也只能将这些人当作座上宾对待。

所有的责任,都由叛徒承担,以恢复掌权者的威望,这就是政治。

而众主犯的家人们,则被关押在天牢当中,等待处决的那一天。

君士坦丁十五世大度地赦免了这些家族府上所有的奴婢,并将他们恢复为自由民,这为他博取了仁德之君的称号。

但除此之外,通敌这样的大逆之罪,哪怕是刚出生的婴儿,只要是家族中人,也必须处死,不可放过。

天牢。

这是一个从东方流传过来的称呼,拜占庭人也觉得很威武气派,能够展示皇帝陛下的威仪。

所以里面当然都是皇帝亲自下令关押的重犯。

庞大的监狱,被分隔成男女两个部分,由一堵薄薄的墙壁分隔。

因为里边一般都是政治犯,囚室的陈设并不糟糕,里面有地毯和花瓶,床铺也还算精美,倒像旅舍一般。

这是出于人道的考虑,也表现出拜占庭帝国从希腊时代传下来的人文精神毕竟这些人也活不了多久了。

不但男女犯人分开,女监里面的狱卒,也都是些容貌姣好的女子。

这是因为在十代之前,一名拜占庭皇帝因为暴怒而将宰相全家关进天牢,准备处决,太子在内的多位权臣求情,均无济于事。

但就在处决前的一个晚上,皇帝修炼入岔暴死,太子继位,立刻下令释放宰相一族。

他爱慕宰相之女已久,当下将其纳入宫中,意图立为皇后,却发现心上人不是完璧之身。

原来被关押之时,一群狱卒趁人之危,将其了。

那位拜占庭皇帝大怒,下令将所有的狱卒,无论是否涉及此事,全部处死,而后定下了这个男女分监的规矩。

现在,梦绮舞正被和她丈夫的妹妹火麟儿关在一起。

她的夫君费尔伯爵就在隔壁,甚至能够隔墙互相交谈,却看不见对方的模样。

“你这个没有贵族血统的下贱女人”火麟儿咬牙切齿道:“你真是个灾星”

她完全不顾哥哥就在隔墙,肆意地发泄着自己对梦绮舞的怨恨。

“如果不是你,我们费尔家又怎会落得这样”

认定自己必死,她便不再考虑哥哥的看法与感受了。

梦绮舞默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天下野望录 最新章节第三百七十三章 天牢,网址:http://www.yaoyun.org/30/30944/3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