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第88章 明白了吗?

作品:《天龙神主

    <!---->

    赶来的元婴期强者,一共有四人,其中一人便是李寒松的二叔,李川之父李盛,至于另外三人,皆是族中的长老。

    “发生了什么?”

    李盛皱着眉头,询问开口。

    当即。

    “李寒松”开口,道:“二叔,有三位血魔袭杀侄儿!”

    “你可看清了他们的样貌?”李盛震怒。

    “他们……他们都是二叔您门下的血奴!”

    跟着,李寒松报出了那三位血魔的名字,李寒松咬牙道:“这件事情,还请二叔给侄儿一个交代!”

    但是。

    当李寒松道出后,李盛面色怪异,另外三位长老也都是面色怪异至极。

    “你当真确定就是我跟前的那三位血奴?”李盛再次问道。

    “确定!”

    李寒松十分肯定。

    躲在暗中的真正的李寒松,也十分肯定,他在暗中看到了一切。

    “川儿,你来得早,你可看到了没?”李盛看向了李川,问道。

    李川是李寒松的堂兄,李川皱着眉头,认真道:“天色太黑,孩儿只能肯定是血魔,但至于是不是父亲麾下的三位血奴,孩儿就不知道了!”

    李寒松面色一变。

    天色是黑得很,但是,李川为堂堂元婴期的修士,又岂会看不清?

    倘若对方是元婴期的修士,又刻意遮挡面容,那自然是有可能看不清的,可不过三个金丹期的血魔,岂会看不清?

    真正的李寒松,正要出去,但却被陆青山拉住了,陆青山的声音在李寒松的脑海中直接响起,“莫要冲动!静观其变!”

    “三位长老,你们怎么看这件事情?”

    李盛没有去责怪,也没有去质问,反倒询问起了三位长老的意见。

    其中一位长老沉吟少许,看着李寒松,目露失望之色,淡淡道:“李寒松,你父母双亡,老夫理解你的内心,想要争夺族长之位,想要恢复父母的荣耀。然而,这些年,我们长老会已经给过你许多机会了,但你却太不争气了!

    你不争气,那倒也罢了!长老会不怪你,可你现在竟然诬陷你二叔,你这要做什么?

    逆乱宗族么?”

    说到后面,那长老的面色都怒了。

    “长老……”李寒松睁大了眼睛,似很是委屈。

    “方才,我们三位长老和你二叔李盛聚集在一起商议族长的事情,你二叔麾下的三位血奴也都守在一旁,但是,你却告诉我们,是你二叔麾下的三位血奴袭杀你,这还不是诬陷么?”

    长老恨铁不成钢。

    “族长之位,李寒松你就不要想了,安安分分做好族中的子弟便是!”

    长老一叹,跟着,便将目光落在了李川的身上,满脸笑意,道:“李川长你两岁,亦是你堂兄,修为还修炼到了元婴期,未来便是空冥期、洞虚期,甚至是渡劫期、大乘期都是很有可能的!”

    说完。

    三位长老立马就离开了。

    一些还在赶来途中的李氏宗族中的强者,也都纷纷折返了回来,其中便不乏一些元婴期的强者。

    李盛拍了拍李寒松的肩膀,苦涩道:“侄儿,二叔知道,这些年苦了你了,但是,这是长老会的命令,二叔也拒绝不的。这样,明天二叔就着人给你送来一些资源,你好好修炼,倘若半个月后,你能修炼至元婴期,二叔便亲自为你去游说长老会!”

    说完。

    李盛也走了,转身的那一刻,李盛的面庞上露出了笑容,目光也变得阴冷,但这些,也都一闪而逝。

    可偏偏,被躲在暗中的李寒松看了个清清楚楚。

    “堂弟!”

    李川显得很是为难,道:“我一心在武道,实在不想当着族长之位,明天,为兄便去找长老会,让他们将族长之位给你,你放心!”

    说完,李川也走了。

    待所有人全都离开后,假的“李寒松”,蓦然化作了一滴墨水,滴落而下。

    至于被三位血魔击杀的“陆青山”,压根就没有人去理会。

    还有那三位血魔,也没有人去管,此刻,三位血魔的倒身之地,没有尸体,唯有三滩……鲜血!

    “明白了吗?”

    陆青山走出,背负着双手,淡淡问道。

    李寒松失望地点了点头,道:“明白了,全都明白了!”

    “好好休息一些天吧!这些天,你就装什么都不知道,等待族长上位的那一天,这李氏宗族,应该属于你!”

    陆青山平静开口。

    ……

    翌日。

    天色刚亮一会儿,李盛便差人送来了一些修炼的资源,灵石、丹药、药草等等皆有。

    看起来,李盛好像很是关心李寒松一样。

    李寒松将东西全都收了,便让对方回去,替自己告诉李盛,多谢二叔了!

    等人全都走了,李寒松将东西全都递给了陆青山,陆青山仔细看了眼,道:“这些东西,全都被动了手脚!”

    一边说着,陆青山一边探手,在这些东西上轻轻一抓,便有一道道暗黑色的雾气钻了出来,在陆青山的掌心之中,化作一只恶鬼的面孔。

    “这是巫术……”

    陆青山给出了解释,“和你中的毒同根同源……”

    跟着。

    陆青山又拿起了一块灵石,将其猛地捏碎,灵气当即散出,陆青山抬手一指,便有一缕灵气被定在了身前,动弹不得。

    “仔细看看这一缕灵气……”陆青山道。

    李寒松看了过去。

    不注意,还真看不到。

    但现在,李寒松仔细看了一会儿,立马就看到,灵气之中竟然蕴含了毒气,很微弱,但是,常年下来,就不微弱了。

    “来!将你父亲画在纸上,另外,再将你父亲的绝学告诉我!”陆青山开口。

    李寒松不解其意,但还是依言照做了。

    等到李寒松画出了父亲的画像,李寒松又将父亲的绝学一一告诉了陆青山,陆青山揣摩了一会儿,立马提笔作画。

    当天夜里。

    李氏宗族的上空,乌云密闭,大雨倾盆而下!

    突然。

    一道惊雷炸响。

    整个李氏宗族都被闪电照得雪亮。

    “李盛!你害我!”。

    暴雨中。

    一道身影屹立在苍穹上,一口仙剑轰然斩向了李盛居住的宅院之中!

    <!--r--></>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yaoyun.org/手机站:m.yaoyu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