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28章 不愿招惹

作品:《绝版猎灵师

    “什么?这小子居然还敢扣押我的人?实在是不知天高地厚。”

    盟主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厚实的大理石桌面竟被活生生的拍下去,一块掌印满是裂纹。

    “现在就带我去,我倒要看看这小子有什么能耐,竟然敢跟我作对!”

    如果说只是占领了烈焰组织的地盘,也就算了。只是动了他的蛋糕而已,再抢回来就是了。没想到竟然还扣押了他的人,这等于是在向他发出挑战啊。

    如果是平日里的话,说不定他还会因此三思而后行。

    毕竟敢于做这种事情的年轻人,恐怕多半都不是等闲之辈。

    但是现在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这个消息要是被扩散出去,而他还没有什么作为的话,恐怕这些人都得笑掉大牙。以后说不定还会拿出这件事情来嘲讽他。

    所以他决定立刻带人前去讨伐庄重,找回自己洪门的威严。

    “算我一个,这小子敢坏规矩,咱们可不能这么轻易的饶了他。”

    “还有我,烈焰组织那些家伙跟我们有些渊源,竟然不声不响就被一个年轻人给灭了,说什么我也要去找个说法。”

    一时之间这些人全部都主动请缨,想要参与这次行。

    只不过刚才那人所说的,与烈焰组织的渊源。无非就是两家之间有一些仇怨,一直以来都明争暗斗,如果说这也算远的话,那么烈焰组织跟他们所有人都有渊源。

    只不过众人都懒得戳穿他,毕竟他们这一次的目的也只是想分一杯羹而已。

    洪门萌主知道想独吞烈焰组织的战利品,是不太可能了。索性就欣然接受了这些人的说法,让他们助自己一臂之力。

    “承蒙各位厚爱,那么明天一早咱们就一起出动,将这小子赶出咱们的地盘。”

    众人都点了点头,正好晚上的时间可以供他们调兵遣将。明日一早,以最全盛的姿态进发。

    魁龙见到这一幕后冷笑了起来,这么多大佬集结在一起,那庄重纵然是有天大的本事,又怎么可能敌得过这些人呢?

    恐怕明天一个照面就得被打得连他爹都不认识。

    ‘让你小子得罪我,之前若是乖乖把烈焰组织的一部分战利品交出来,分一点给我洪门,也不会有这样的下场。’

    他心里虽然这样想着,但就算是庄重真的分出一部分战利品给他,亦或是将空间戒指赠予他。他也会毫不犹豫的回来报信,集结兵力去讨伐庄重。

    宴会结束后,这些大佬全部都开始集结自己手上的所有兵力。

    这一次不光是讨伐庄重这么简单,而是要获得烈焰组织的战利品,更是要在其他大佬面前证明一下自己的实力。

    他们已经完全把这一次行动当成了证明自己实力的机会,就好比各国之间展示军事演练一样,会拿出最全盛的状态,以此来威慑他国,不敢来犯。

    ……

    洪门那边正在严密的准备着,庄重这边倒是悠哉悠哉,完全没有把洪门当成一回事。

    “那小子停留在不远处的一片群岛,洪门应该就在那一处地方了。”

    庄重闭上眼睛,细细的感应着。

    他在对方身上留下的一道印记,可以清楚的标注出对方的位置。不过时间有限,必须要尽快行动,否则第二天可能就跟丢了。

    “老大,你在这儿坐半天了,咱们真要去讨伐洪门?”

    石俊百般无聊的看着庄重,他在操场旁边的一块干净的石头上盘膝而坐着,一坐就是一下午。在这期间不吃不喝,连眼睛都不曾睁开。

    要知道他可是一个现代社会长大的孩子,在这个鬼地方连信号都没有,只能用局域网。想刷个微博都不行,实在是憋得慌。

    “我说过的话,什么时候食言过?”庄重依旧未睁开眼睛。

    “那咱们现在就赶紧去吧?然后快点回去,这也太无聊了。”

    石俊撑了个懒腰,终于感觉到这一次旅途有些无聊了。

    经历了昨天的事情后,他觉得这种打打杀杀似乎也没什么好玩的。而且如果打架打输了,还有可能面临杀身之祸,这一点让他有些难以接受。

    在他的观点里,就算是打输了,也只是被打一顿罢了,无关紧要。

    可是现在他却发现他这个观点却是大错特错,在这里打输可不光只会受伤这么简单,还有可能会丢掉性命。

    “你小子不是很想跟我学武吗?怎么现在又觉得无聊了?”庄重终于睁开了眼睛,目光当中精光一闪。

    “谁知道你会有这样一条规矩,就算是学会了也不能出去显摆,那还有什么意思?”

    石俊翻了个白眼,她学舞主要就是想在自己的亲戚朋友面前好好的炫耀炫耀。让那些小时候欺负过他的兄长刮目相看,以后再也不敢对他不敬。

    但是庄重在这之前已经跟他交代好了一切,无论如何也不能在普通人的面前动用实力。这对他来说等于是学了也白学。

    自己一个人可能会痴迷一段时间,但是到最后发现自己的成果无人见证,也不能拿出去给世人看。就会觉得非常无聊了,甚至会想到放弃。

    “既然你觉得没意思,那以后就不要学了。”

    庄重拍了拍石俊的肩膀,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

    他早就不想让石俊因为这方面的事情而麻烦他了,之前费了那么多口舌都没用,现在他自己主动放弃了,这对他来说倒是好事一桩。

    “我再考虑考虑,话说你什么时候才肯教我新东西啊?”

    石俊话锋一转,又有些期待起来了。

    这时他才突然发现,他觉得这件事情无聊,并不是因为其他的原因,而是单纯的将庄重给他的秘籍上面的内容已经全部练习干净了。

    在没有新鲜东西融入的情况下,他也很难对这件事情保持热情了。

    庄重翻了个白眼,这家伙上一秒还是一副要放弃的样子,下一秒又露出很感兴趣的样子。

    “我已经确定了洪门的位置,你若是想跟着来的话,就收拾一下吧。”

    现在时机已经差不多了,一下午时间过去,想必春楠那边也已经整顿好了。

    而这时庄中突然脑海当中灵光一闪,想起了什么。

    “昨天好像把渔夫留在了外面,该不会他到现在还在等吧?”

    庄重有些难为情,昨天对付完烈焰组织后,他就没再出去过,至于渔夫,正常情况下应该还在外面等待着他们呢。

    想到这里,他快步朝着岛外奔袭而去。

    再一次催动练冰符,踩着冰块儿来到外面,就看见渔夫一个人独自坐在船头,手中握着一根普通的钓鱼竿,脑袋微沉。

    而他的船上也早已千疮百孔,上面还有一些鱼叉刺入船体。

    庄重轻咳了一声,面色尴尬的来到了他的面前。

    “你,你终于出来了?”渔夫兴奋得一下子跳了起来,结果因为这一用力,导致整个船身开始晃动。

    也不知是哪里的缘故,船体开始进水,很快就沉没大半了。

    好在庄重出手,将整条船都冻在了海面上,这才没有沉默下去。

    只不过这条船本来就已经几近报废的边缘了,到时候等冰川一融化,也难逃沉入海底的命运。

    “唉,这条船陪了我一辈子,现在终于要撑不住了吗?”

    渔夫脸色难看,这条船是他这辈子的第一条船,也是唯一的一条,本来还以为能够坚持一段时间,但没想到现在居然沉了。

    想来也有可能是之前的那群海盗用鱼枪射穿了船体,才导致漏水的吧。

    想到这儿,他立刻又警惕了起来。

    “不知道你有没有见到一群海盗?之前也进入到了这里面,可能是冲着你们来的。”

    之前那些人一看就知道是亡命之徒,而且一个个身手矫健,实力必然不俗。

    “放心,那些人已经被抓起来了,你的船也沉了,不如就开旁边的那些摩托艇吧。”

    刚重看了一眼之前洪门组织留下来的那些摩托艇,介意道。

    这些摩托艇经过改装,速度极快,而且还具备一定的防御力。

    原本这些摩托艇的造价就不低,光是拿出去随便找个地方卖掉,都能赚到高出这条渔船数倍的钱。

    要说渔夫不动心那是不可能的,只不过就算他动心也没有这个胆子啊。

    “不行不行,我想起来了,这船上的标志是洪门的。而且他们就在附近,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来拿摩托艇呢。”

    渔夫连连摇头,虽然他很贪财,可是在钱面前他还是觉得自己的命比较重要一些。

    洪门是什么样的组织,沿海地区的老百姓都清清楚楚的知道。这群家伙就是一群目无王法的海盗,经常在海面上做出各种伤天害理的事情。

    如果让他们发现自己拿了他们的快艇,还不得追过来杀了他全家?

    “放心好了,之前的那群人已经被我抓住了,而洪门组织用不了多久也将不复存在。”

    庄重拍了拍渔夫的肩膀,淡淡的说道。

    他知道对方在顾及什么这种事情也是人之常情。

    如果只是钱的话还好说,拿了后找个地方花掉就是了。

    但是这些摩托艇体型不小,偷回去也没办法藏起来,招摇过市的话更是有数不清的目击者,随便一打听就能知道是谁偷了。

    “你刚才说你抓了那些人?”渔夫有些鄙夷的看了庄重一眼。

    之前进去了多少人,他可是清清楚楚的。那可是四十来号,人庄重之前进去的也才三个人罢了,怎么可能拿下这么多人呢?

    庄重也不解释,解释了,对方估计多半也听不懂,就算听懂也不会相信的。

    “这些钱你拿着吧,算是之前的路费,至于其他的你就自己想办法吧,我暂时还不会回去。”,

    庄重从空间戒指里面取出一部分现金,交给了一副,然后他自己又返回了岛上。留下渔夫,一个人在外面凌乱纠结。

    他实在是不愿意去招惹洪门这样一个组织,否则一个不小心就会惹来杀身大祸。